遂溪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83|回复: 0

[雷州]女法医十年鉴证不言苦 雷厉风行人称“木兰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18 15: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15年08月18日 来源:湛江日报 作者:钟邦国 李广用
1.jpg

李木兰被同事们亲切昵称为“木兰哥”。李忠 摄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古有花木兰女扮男装,驰骋沙场,被历代人们广为传颂;现在,在雷州的警队中也有一位“木兰”——她男汉子般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敢于担当的秉性,宽容、随和的为人……说起她同事们都纷纷竖起大拇指,亲切地昵称她为“木兰哥”。

    “木兰哥”真名李木兰,是雷州公安局的一名女法医,也是目前湛江市公安系统唯一的女法医。十年前,这位从临床医学专业走出来的少女,带着梦想“闯”进了被视为“女人禁区”的法医界;十年来,她参与侦破了40余起大要案件,检验尸体300多具(包括交通事故),活体检验近千人次……2014年,李木兰被评为湛江市公安机关“优秀女警”。

    从临床医学走进法医天地 十年“学徒”变“行家”

    2005年,广东医学院临床专业毕业的李木兰通过公务员考试被雷州公安局录用,成为一名光荣的民警。“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民警。”从警伊始,李木兰就暗下决心,一定要成为出色的女法医。

    法医这一职业,在常人的眼里,几乎是血腥、恐怖、凶杀、死尸、腐臭等的代名词,似乎一直都是男人的“专利”。作为一名未婚的女青年,从事法医工作,要战胜的不仅是女性本身的柔弱,还要战胜性格中的敏感。

    “记得第一次在沈塘派出所接触第一具尸体时,虽我是临床专业,但心里还是不习惯。”李木兰坦言,刚步入法医工作时,她也是成天戴着乳胶手套,每次摘下手套,都觉得手上粘满了胶皮味,连吃饭时觉得饭菜中都能嗅到这种味道。李木兰深知,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甚至是优秀的法医,就必须强迫自己一定要克服这种心理障碍。

    为此,李木兰不为外面精彩世界的“迷离” 所诱惑,在薪水非常微薄、工作环境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潜心钻研业务知识,虚心向前辈学习,在平时工作中非常注重积累经验,特别是对典型、特殊案例的收集和学习。

    凭着一股韧性和忘我学习,她的业务大大提升。由于出色的工作,2013年,年轻的李木兰被我国“八大刑侦专家”之一、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欧桂生相中,作为重点培养的法医人才,被选派到广东省公安厅刑侦技术中心跟班学习半年。通过学习,李木兰认为对法医的精神有了深入骨髓的理解,“对我的业务有质的飞跃”。

    从警十年,如今李木兰已从初出茅庐的学徒逐渐成为行家里手,她也经常受邀为全局的一线民警讲授刑事技术知识及其应用, 2014年被评为湛江市公安机关“优秀女警”。

    用证据破译“死亡密码” 接指令到现场从不言“苦”

    法医工作是一项特殊工作,除了一般刑事案件现场勘查外,还要检验一些高度腐败的尸体,李木兰凭着高度的责任感,义无反顾地一心扑在工作上。

    “只要接到指令,她就马上赶赴现场,无论是三更半夜还是节假日,她对此毫无怨言,也从来没有说过一个‘苦’字。”说到李木兰,雷州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李华武用“能干”来形容:“面对这种特殊而艰苦的工作,她一天连赶几个刑事案件现场勘查,已是稀松平常事了。”

    法医工作就是与不能说话的“人”打交道,通过法医破译死亡的密码,让死人开口说话,找到有力的破案证据。李木兰用她丰富的法医知识和过人的胆识,还有认真细致的工作态度,从现场细微之处发现线索,让死人“开口”,使一起起疑难复杂的案件真相大白。

    一晚上,雷城工业大道上一辆轿车焚烧,消防人员到场扑灭火后,发现轿车驾驶室上有一具尸体。当地众说纷纭,各种小道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李木兰和同事到场后,发现轿车没有碰撞和接触痕迹,也没有明显的刹车痕,排除了交通事故……李木兰通过尸检,发现死者支气管存在大量一氧化碳,证明是生前吸入;通过大量证据综合,公安方面判断死者是自焚行为。后来,公安方面向死者家属了解到,由于死者非常迷信,因早前曾梦到一条大蛇将他吞噬,情绪低落,精神状态一直低迷,不料他最终竟走向消极自焚……

    十年来,李木兰到达各种案件现场400余次,检验尸体300多具(包括交通事故),活体检验近千人次。她参与侦破了40余起大要案件,每宗案件,她都非常严谨,用证据说话,为公安机关侦破案件,法院定罪量刑,提供了准确的事实依据。

    淡然笑对“冷嘲热讽” “忠孝难全”愧留心间

    法医这个职业需要极其过人的胆识、缜密的思维,但在现实中的李木兰却是侠骨柔情。“我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女儿。”自古忠孝难全,对于父母家人,李木兰一直抱有深深的愧疚——因工作繁忙,身在雷州不能常回湛江看望父母,虽常打电话问候,但她常为自己不能尽孝膝下而有愧。

    李木兰的父母因长期积劳成疾。2008年,母亲病重住院,此时却又遇上了单位有“重大案件”,“案情就是命令”,看着病榻上的母亲,她却只能咬咬牙毅然走出了家门,急速地返回工作岗位,一忙就是24小时。返回家时看到母亲已被病魔摧残变了人形,她的心有如刀剜般的疼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李木兰也尽量在尽职尽责做好工作的同时,利用空闲时间赶去医院照顾母亲,她晚上坚持守夜,为母亲按摩、清洗……直至母亲安祥离世。

    在李木兰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年,父亲也因因身患癌症住院,然而由于那段时间工作繁忙,她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并不能常回家照顾父亲。而当父亲在弥留之际,她却是在执行完任务匆匆赶回家的路上……“就这件事,弟弟对我一直有一股怨气。”每每提到此事,李木兰都掩饰不住她对家人的愧意。

    然而,作为一名未婚的女青年,从事法医这项工作所面临的困难还远不止这些。十年来,她还面临着各种误解,甚至是冷嘲热讽:“这么个大姑娘,干什么不好,偏要干这种臭活”……甚至有些人连见面时都不愿跟她握手……

    也正因为这样,已过而立之年的李木兰如今依然待字闺中。然而,当提起这“个人问题”,这位坦言“还没真正谈过一次恋爱”的30多岁的大龄姑娘,却只是淡然一笑:“至少他得理解支持我和我的工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